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与网友一夜
与网友一夜

与网友一夜

“擦肩而过,你帮我个忙好不好?”聊天室里,突然有个陌生的名字跟我开小窗说。

  “雨后的玫瑰”?听上去像是心情糟透了的小妞。

  “嗯,你说。”对女人我从来不推三阻四,哪怕是女性的NICKNAME。

  “能陪我吃晚饭吗?”

  她的建议我觉得不错,但是我还是要弄清楚这是不是一个恶作剧,毕竟这是在我熟悉的频道。

  “雨后的玫瑰,你这个要求听上去不错!但是至少应该告诉我你是谁吧?”

  “……我是个女人,不算难看的女人。”一阵沉默之后,她竟然这么回答。

  出乎我的意料,如果她说自己是漂亮的女人,或许我会转身就走,那样的恶作剧我见的多了,可是这个美眉好像有哪点东西吸引了我。

  “想吃什么?你说?我说?”与其婆婆妈妈不如听天由命,反正这个周末的夜晚,没有什么安排。

  “你真爽快,我没有看错你。你说吃什么吧,我只是想有个人陪我吃饭。”

  听上去,怎么有点玄?她没看错我?难道她认识我么?不行,这个我得问清楚。

  “WHO啊YOU?你是不是认识我啊?我这人可经受不住欺骗,别让我对这个世界仅存的那点好感都葬送在你这儿。”

  “我真的只是想找个人吃饭,刚夸过你,怎么又开始婆婆妈妈了?”

  似答非答,不过这时我的雄性荷尔蒙激素分泌已经开始异常,在她的激将之下,我还有什么可怕的?

  “那你请我吃牛排吧!”

  都说吃牛排有生命危险,可我最近对牛排非常感兴趣,即使对她失望,至少还有牛排可以抚慰我的飢饿。

  “好,我知道人民路上有一家台湾人新开的西餐店,咱们去尝尝吧。半个小时后在门口见好么?”

  她竟然这么爽快?我可没有奢望她会真的请我,只是随便耍的小聪明而已,看来只有硬着头皮上了。

  “那我们互留个手机,等会儿如果手机联系。我的是1390×××××××(个人隐私,又怕侵权还是××了吧)。”

  这下现代化的通讯工具派上了用场,什么你穿什么?长什么样?个头多高?

  手里拿着啥?一概省略!

  “我的是1312×××××××,我不会让你太失望的,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,一会儿见。”说完,她的名字就从聊天室里消失。

  不会太失望?这个“太”字着实打击了我一把,只能想像着她是在自谦吧!

  我磨蹭了一会儿,跟N个妹妹很有礼貌地说完再见,开始了周末和一个陌生女人的约会。

  打了辆车,估摸着快到30分钟的时候,我给她去了个电话,至少得确认一下她是女的,我还没有傻到相信一切的地步。

  电话铃声只响了一声,她就接通了电话,电话中的声音轻柔而礼貌,至少可以给她的声音打90分以上。我很抱歉地告诉她路上堵车,大概要迟到5分钟,她说她完全可以理解现在的交通情况迟到5分钟没有什么。

  我窃窃地笑了一下,得意於自己的小小技俩,放心地告诉司机我的目的地,开始想像那个声音甜美的姑娘站在餐馆门口耐心地等待。

  出乎我的意料,餐厅门口并没有什么姑娘在徘徊,倒是有俩乞丐在搜寻垃圾桶里的废物。我立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尴尬,彷彿四周所有的人都在审视打量着我。尤其不能容忍的是,每个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的姑娘都有可能是在故意捉弄着我。“一见钟情”的音乐这时恰如其分地响起,这是我临走时刚换的手机铃声。

  “你还在外面站着干嘛?我在楼上靠窗的位子等你。”落地的玻璃窗户后面彷彿有只拿着手机的手冲我挥了一下,我别无选择的走进了她的计划。

  上了楼梯,我立刻就看到了她,虽然没有任何的话语和标志。我保持着自己的步调,走到她的面前,毫不忧郁地坐下说:“我是方言。”

  她也没有任何的慌乱:“你真的叫擦肩而过么?”

  我说:“是的,我在网上是真的叫擦肩而过(白痴阿,现实中有这样的名字么?)。”

  这是一个成熟的女人,虽然看上去最多只有25、26岁,可是她身上贴身的长裙、精致的发型、淡淡的撩人的香水味道都告诉我,她正是我想要的那种女人。尽管五官也算得上清秀,可比起她的身材,简直不值一提。即使坐着,我也能感到她的身材确实在惹火,在惹我的欲火烧身。(真没想到写起来这么麻烦,我还是继续使用我的省略号吧。)……

  我们吃饭时说的话,足有这些省略号的10倍。就着牛排和话语,我们喝光了整瓶的葡萄酒,彼此的脸上都有了几分的醉意。下楼的时候,我轻轻的扶着她的腰,感觉着她的体温和柔软。

  出了餐厅,我的手再没有离开她的肌肤。虽然我想的只有做爱,可我们还是不知为何踱进了一家迪吧,在剧烈的运动中,我们彼此不停地碰撞,用身体挑逗着对方的性欲。当慢舞响起的时候,她已经酥倒在我的怀中,任由我用结实的胸肌挤压她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。

  迫不及待的我拉着她冲出迪厅,在的士里我们疯狂地接吻,就像没有吃饱的两只野兽,互相噬咬、嘴嚼。

  在把她扔在床上之前,我解除了她所有的武装,疯狂的做爱令我的小床吱呀作响。我的阴茎在她的肉洞中左冲右突,她在呻吟中大叫“别停!”得到了她的暗示,我更加疯狂地冲刺、摆动,把每一个动作都做到极至,夸张地摆动我的臀部,让肉棒不停地搅拌她的蜜汁。

  她的高潮一阵接着一阵,每次来临之前她都在喊:“受不了你!”可我知道她是再想要,我的身体迎合她的每一次高潮,彷彿那是我做爱的目的。

  我开始控制自己的节奏,我要让她达到无数次高潮。我离开她的肉洞,让她为我口交,她的舌头扁平而小巧,虽然她没有任何的技巧,可我的阴茎能感受到她在尽力的满足我每一个颤动。

  不用任何的引导,我的阴茎就再次滑入了她的肉洞,这次的粗大令她声嘶力竭:“太大了,太深了……”

  极度的膨胀产生了极度的快感,我终於感觉到要爆发,在爆发的刹那,我理智地把阴茎拔了出来(毕竟我没有戴安全套),只见子弹横飞,从她的乳房上飞过,落在她的嘴唇、面庞、头发、床后面的墙上,最后的几滴溅落在她的乳房、小腹。

  她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妙的场面,这让她想起了《拯救大兵瑞恩》里的登陆场面。她说如果让她选择死亡的方式,她情愿被我的子弹击毙。

  这一夜我们整夜未睡,一直做到早上7点。

  【完】